生命不止
光明不息
/                        /
N   E  W S                      DYNAMIC
成果速递|柳叶刀发表王宁利教授为共同作者的《全球眼健康重大报告》:10亿人患有可治疗的视力丧失,年龄相关性慢性眼病增加
来源: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 2021-02-22 | 880 次浏览 | 分享到:

《柳叶刀-全球健康》(The Lancet Global Health)于2021217日发表“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该报告指出,利用现有的、成本效益较高的治疗方法解决可避免的视力丧失问题,并使患有永久性视力丧失的人更好地融入社会,有巨大潜能可以改善个人和国家的经济前景,并为建立一个更健康、更安全、更公平的世界作出贡献。柳叶刀将在下周推出作者视频采访,我们邀请到报告作者、北京同仁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教授为读者带来多方位解读。

报告估计,到2020年,有11亿人患有未经治疗的视力损害,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18亿。然而,超过90%的视力丧失可以通过现有的、成本效益较高的干预措施来预防或治疗。

最新评估表明,解决可预防的视力丧失问题每年可带来4110亿美元的全球经济效益,对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减少贫困和不平等,以及改善教育和工作机会至关重要。

为了使社会和视力障碍患者能有即时和实质获益,作者呼吁各国政府将眼健康纳入整体健康规划和筹资,利用新技术改进诊疗,并扩大眼健康工作队伍,使每个人可以获得高质量的眼健康服务。

 

《柳叶刀-全球健康》(The Lancet Global Health217日发表“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该报告指出,利用现有的、成本效益较高的治疗方法解决可避免的视力丧失问题,并使患有永久性视力丧失的人更好地融入社会,有巨大潜能可以改善个人和国家的经济前景,并为建立一个更健康、更安全、更公平的世界作出贡献。

 

如果不对全球眼健康进行额外投资,最新评估显示,到2050年,预计将有18亿人患有未治疗的视力丧失。其中绝大多数(90%)居住在中低收入国家,其中在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比例最大。

 

该报告由来自25个国家的73位知名专家牵头,呼吁将眼健康纳入主要健康服务和发展政策,认为这对实现全民健康覆盖和203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

 

WHO及其合作伙伴发起的“视觉 2020[2]和最近的WHO“世界视觉报告”的基础上[3],此报告整合了最新的证据,用新的流行病学和经济分析来证明,有正确的工具、策略以及充足的资金用于改善眼健康,对个人和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繁荣具有直接和实质性的好处。

 

“全世界超过10亿人患有可治疗的视力损害,这是不可接受的,”报告联合主席、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国际眼健康中心主任Matthew Burton教授说。“视力受损会对健康、福祉和经济发展造成不利影响,包括教育和就业机会减少、社会孤立和预期寿命缩短。随着COVID-19大流行再次提醒我们建立有弹性和反应迅速的卫生系统的重要性,眼健康必须在主流卫生议程和全球发展中占据应有的地位。”[4]

 

全球眼病与视力丧失情况

 

近几十年来,眼健康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包括主要传染性致盲眼病(盘尾丝虫病和沙眼)的防治,1990年至2020年间全球所有年龄段的盲率和视力损害率下降了约29%。然而,这一进展成果尚不稳固。全球人口的不断增长和老龄化,加上生活方式的改变(如缺乏体育活动和不良饮食),正在全球范围内导致与年龄相关性慢性眼病的增加。

 

2020年,全世界估计有5.96亿人患有未治疗的“远视力损害”(如白内障、青光眼或糖尿病相关的眼部并发症),其中4300万人是盲人。另有5.1亿人仅仅因为缺少眼镜而看不清附近的物体。还有更多的人需要持续的眼健康服务,比如那些需要定期进行眼科检查的糖尿病患者。

 

如果不采取果断行动,到2050年,远视力损害人数预计将增至8.95亿,其中包括6100万盲人。此外,预计将有8.66亿人患有未矫治的老花眼(无法聚焦近物)。

 

释放人力潜能

 

报告作者所做的最新分析表明,加强眼健康对于实现许多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这些目标有助于改善两性平等、教育、就业前景、工作效率、家庭收入和经济生产力。


“当我们想到眼健康时,社会经济效益可能不会马上浮现在脑海中。治疗可避免的视力损害,同时增加获得视力康复服务的机会,创造更具包容性的环境,是释放人力潜能的切实可行且成本效益较高的方法。”报告作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威尔玛眼科研究所副教授Dr Bonnielin Swenor说。

 

她补充到“为视力丧失者提供眼健康服务和包容的环境,不仅影响全身健康和福祉,而且还能促进儿童接受教育,并使工龄成年人能够获得和保住工作。这些因素可以改善妇女和女孩性别平等,她们比男性更有可能丧失视力,接受治疗的可能性也更低,这可以改变贫穷和富裕社区的生活。将眼健康服务和为视力丧失者创造包容的环境纳入国家健康和发展政策、卫生人力规划和筹资机制的主流中,至关重要。”[4]

 

严重的不平等

 

视力损害使贫穷和不平等的循环长期存在,90%的病例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地区的盲率(1.11%的成年人)是高收入北美地区(0.12%)的9倍。大多数失明或有中重度视力丧失的人生活在南亚(1.08亿)、东亚(6300万)和东南亚(3500万)。

 

该报告还强调,眼健康人力资源短缺是中低收入国家眼健康服务的一个主要障碍,撒哈拉以南非洲部分地区眼科医生和服务人群比例为1100万,而高收入国家平均每百万人中有76名眼科医生。

 

有证据表明,视力损害对妇女、农村人口和少数族裔群体的影响更大。报告的最新评估表明,全世界每100名患有失明或中重度视力丧失的男性,就有108名女性失明、112名女性受到影响患有中重度视力丧失。这种性别失衡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社会经济因素决定的,例如获得健康服务的机会更少。

 

”如不做出改变,则无法解决这些不平等问题,也无法跟上人口迅速增长和老龄化的带来的变化。在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尤其如此,它们占全球病例的三分之二以上,”报告联合主席、尼日利亚卡拉巴尔大学国际眼健康教授Hannah Faal说,“通过紧急投资和协调应对,我们有机会通过改善眼健康,为子孙后代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社会。”[4]

 

2020年后的改善视觉工作

 

为了发展和提供全面的眼健康服务,并将眼健康服务与国家卫生系统紧密结合,以人为本,并进一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该报告的作者呼吁各国政府:

 

• 重新定义眼健康,包括最大限度地提高视力、眼健康和视功能,并认可其对整体的健康、福祉、社会包容和生活质量的贡献。

 

• 通过建立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促进视力损害者的权利。例如,通过提供康复服务、助视技术和无障碍空间。

 

• 将眼健康作为全民健康覆盖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作为规划、资源配置和提供更广泛医疗保健的一部分。关键在于加强初级保健中的眼健康服务。例如,在巴基斯坦,妇女保健工作者项目利用10万多名社区工作者挨家挨户提供眼健康服务。

 

• 通过将人群需求纳入国家卫生筹资,分摊风险和保护弱势群体,消除获得眼健康服务的经济成本障碍。

 

• 利用远程医疗、移动医疗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和治疗发展,改善优质眼健康服务的可及性,特别是在偏远地区。例如,在肯尼亚,教师使用智能手机诊断和转诊视力下降的学生。

 

• 通过增加眼健康工作人员数量、加强培训和提供更好的设备等方式,扩大眼健康工作人员队伍,以满足人群需求。

 

• 将眼健康团队整合到综合保健工作人员队伍中,并对综合保健人员进行眼健康培训。

 

投资眼健康

 

报告分析了2020年全球和各地区工龄人群中,因未矫治的视力损害而导致的生产力损失。分析表明,2020年,失明和中重度视力丧失的经济成本为4110亿美元(相当于2018年世界GDP0.3%),其中东亚(900亿美元)和南亚(700亿美元)的成本最高。

 

作者还明确了,白内障手术和戴镜占90%以上的未满足的眼健康需求,这两种矫治方法在很多社会环境中都是成本效益很高的解决方案,特别是中低收入国家。

 

 “白内障手术和戴镜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医疗干预措施之一。”中国北京同仁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教授说,“通过增加投资和改革卫生系统来改善眼健康服务,就可以提供像白内障手术和戴镜这样简单的现有解决方法,从而迅速改善世界各地的生活与生计。全球各国有足够的理由投资眼健康,目前也迫切需要更多的财政资源投入。”[4] END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所有内容以英文原文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