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止
光明不息
/                        /
N   E  W S                      DYNAMIC
2021两会进行时|中青报专访王宁利教授: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不是小事,病理性近视可以致残致盲
来源: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 2021-03-09 | 934 次浏览 | 分享到:
每天户外两小时,强身健体防近视”——这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院长王宁利在今年两会上将要提交的提案。今年2月,《柳叶刀-全球健康》发表了《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的近视人数迅速增加。高度近视在年轻人中越来越普遍。报告的共同作者王宁利称,“我国近视患病率逐年增加,在医学院校的大学生中,近视患病率已达到90%,在普通大学也达到了80%以上,甚至在小学,近视患病率也超过了30%。高度近视大概占近视10%左右,在有些大城市已经达到了接近20%。

专家介绍

王宁利


教授、主任医师,国家眼科诊断与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首都医科大学眼科学院院长、北京同仁眼科中心主任。研究领域包括青少年眼健康及近视眼防控、青光眼发病机制与临床诊治研究。全国防盲技术指导组组长,国际眼科学院院士。



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
     王宁利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党中央一直非常重视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工作,近些年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方面宣传力度和财政投入都相当可观,然而防控成效却不尽人意。2018年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立即付诸实施,但是儿童青少年近视率至今仍居高不下,加上疫情期间学生们在家里上网课,更是直接导致了儿童青少年近视患病人数和近视度数的增加。他认为,我国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成效不尽人意主要原因是学校、家长、老师、孩子对近视的危害性都没有足够的认识,在社会竞争面前,往往会觉得保护视力远没有“考个好分数,上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重要,因此宁可牺牲孩子的视力,也要让孩子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王宁利指出,近视防控不是一件小事。若是防控不好,孩子就会从近视变成高度近视,进而变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远不是戴眼镜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它会产生严重的并发症,甚至致残致盲。
      因此他认为,近视防控有两个重点,一是要控制近视患病人数——一个国家近视眼的人太多,连招兵都会成问题,二是要控制近视度数。他强调,近视防控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户外活动。保证儿童青少年每天进行两小时户外活动,不仅可以控制近视患病数量和近视度数,还可以增强他们的身体素质。“科学研究发现,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往往都是身体素质好的孩子。所以更需要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王宁利说。然而,这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推广起来却并非易事。王宁利在调研中发现,“有些学校会提前放学,让孩子回家后进行户外活动。但是孩子回到家后,一来没有人督促他们运动,二来他们不一定有运动的场地,三来家长们往往特别重视孩子的学习,往往把时间用来安排他们做作业或者上补习班,所以户外运动就被抛在了一边。虽然学校每周有两到三次体育课,但远远达不到每天两小时户外活动的标准。有些学校出于安全考虑,甚至在课间休息时也不允许孩子到操场上去活动。”“户外活动与近视防控是‘剂量-效应’的关系,运动时间不够,强度不够,近视防控效果都会打折扣。”王宁利对记者说。因此,今年两会上,他将建议教育部下达强制性指令,要求学校每天必须安排学生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上午半小时,中午半小时,下午放学以后留在学校活动半小时;家长也要保证孩子每天有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这样加起来就是两小时。必要时,还可将体育课的成绩加入入学成绩中,以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完成每日两小时的户外运动。王宁利向记者透露,为落实“每天户外两小时”这项举措,他已经与北京汇文小学、汇文初中、北京八中等一些中、小学校达成了初步协议,准备先在这些学校建立试点。进行为期一年的尝试,“如果一年后这些学校学生的近视率得到控制,就更有理由将这项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性推广。”



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正在成为眼部致残致盲的重要原因
       王宁利告诉记者,他在最近做的一些大型调查中发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口老龄化,以及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导致眼部病变甚至致残致盲的疾病谱也发生了变化。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正在成为眼部致残致盲的重要因素。他向记者介绍说,糖尿病在视觉损害,特别是致盲的贡献上超过了其他慢病,成为对致盲眼病贡献最大的一种慢病。我国糖尿病患病率已达到12%-13%有上亿人,有超过30%的人会因糖尿病产生视网膜病变,如果发现和干预不及时,甚至可以致残致盲。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引起的失明,已经成为了工作人群中的第一位的致盲眼病。随着糖尿病逐渐年轻化,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也不再是老年人专属的疾病,临床发现很多40岁、50岁的病例,这提示我们,患有糖尿病的年轻患者也需注意眼部健康。此外,高血压也与眼底病有关。高血压可以引起视网膜动静脉阻塞,引起眼底出血,也是眼部致残致盲的一个重要因素。王宁利强调,无论是高血压引起的静脉阻塞、眼底出血,还是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只要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都可防可控。因此,他在去年两会上提交了“将致盲性眼病作为慢病纳入到国家慢病的筛查与管理中”的提案,建议把眼底照相纳入国家慢病筛查项目,以便及早发现,及早治疗致盲性眼病,不要失去窗口期。他说,这一提案已经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希望能够早日落实。



消灭致盲性沙眼是新中国的伟大创举
       今年2月发表在《柳叶刀-全球健康》的《全球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是对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视觉2020”行动倡议的总结性报告。“视觉2020”行动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防盲协会等联合发起,旨在202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主要可避免盲,包括白内障、沙眼、河盲、儿童盲、屈光不正与低视力王宁利告诉记者,我国近20年的工作目标是围绕着“视觉2020”行动计划来开展的。主要是集中在如何提高白内障的手术率、如何早防早控、如何干预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如何做好新生儿眼病筛查,最终要消灭致盲性沙眼。“我国每百万人白内障手术在2020年已经接近3000例。比这个数字更重要的是白内障手术的覆盖率,我国在2014年已经达到了62%。最新的数据正在统计中,预计会更高。”王宁利说。他介绍,在新生儿眼病筛查方面,我国建立了新生儿眼病筛查系统,通过既有的妇幼保健系统,提高新生儿的筛查率,现已将0-6岁儿童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及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建立情况已纳入考核体系,且要求0-6岁儿童每年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达90%。特别是对于早产儿视网膜病变的防治,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指南,建立联合筛查体系,大幅降低了该病的发病率和重症率。谈到消灭致盲性沙眼,王宁利十分感慨,他认为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所做出的一项伟大创举,也是中国眼科界和微生物界带给世界的一个贡献。他回忆说,解放初期,我国农村地区沙眼患病率几乎是90%,在当时卫生条件比较好的上海,沙眼患病率也超过50%,所以当时有“十人九沙”的说法。沙眼是中国当时第一位致盲眼病。从50年代开始,党中央就高度关注沙眼的防治工作,组建了两个研究所——病毒研究所和眼科研究所。经过研究,在1956年发现,沙眼是由衣原体引起的,防治措施也很简单,只要注意卫生,用肥皂洗手,分开毛巾,打断病毒传播源,用广普抗菌素就能治好。之后,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中国开展了近三十年的大规模爱国卫生运动和沙眼防治工作,到80年代时,我国沙眼已经控制得相当不错了。2000年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我国活动性沙眼已经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标准。2011年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王宁利教授带领团队开展了为期一年多的名为“最终消灭沙眼”的评估筛查,2014年数据显示,我国活动性沙眼、沙眼性倒睫患病率都远远低于世卫组织确定的5%和0.1%的标准。2015年在第68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庄严宣布:2014年中国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根治致盲性沙眼的要求。“沙眼在中国不再是公共卫生问题,中国作为14亿的人口大国,消灭了致盲型沙眼,这在世界沙眼防治史上是一个伟大的举措。”王宁利评价说。王宁利认为,下一步我国亟需解决的是边远地区和不发达地区验光师不足的问题。“要解决边远地区和不发达地区近视儿童验光和配镜问题,不能让他们因为戴不上眼镜而影响学习,影响生活。所以下一步要大力培训验光师,让每一个乡镇都有能验光配镜的地方,让每一个需要眼镜的孩子都能戴上合适的眼镜。”王宁利说。